文章正文

惊悚高校之嗜血棉被

来源:网络     56 views

“好痒啊!”半夜熟睡的卢韦在梦中呢喃了一声,他在自己的脑门挠了挠,又觉得有些冷,就把半张脸埋进了被窝里。此刻,宿舍外正刮着寒风,嗖嗖的。

正要睡去时,他忽地感到有些不对,便迷迷糊糊睁开眼,只见一张人脸阴森地悬在他面前。卢韦吓得全身一怔,挺起身子就想要坐起来,不料却一头磕在了面前那人的脑门上。

那个人竟毫无反应,缓缓站直身体,额头明显地陷进去一块。

卢韦揉揉睡眼,认出了来人:”胡……胡杰,你脑门是豆腐做的?”

胡杰看着他,脸上浮起一丝诡异:”今天晚上我想和你睡。”

“发什么神经!”大半夜被吓醒,卢韦气呼呼地回道。

“那,我把我的被子给你盖吧。”胡杰好像很执着。

“行了,你就别折腾了。”卢韦打了个哈欠,准备躺下继续睡。

胡杰的五官顿时扭曲起来,神情也开始变得焦躁。他猛地伸出手,一把扯下了自己的耳朵,一股血液顺势喷溅出来。

“啊!”卢韦惊叫一声,他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个人就是自己的室友。

“盖我的被子吧!”胡杰又重复了一遍。

卢韦被吓得说不出话来,他伸直了颈子左右张望,想求救。可是另外两个室友似乎都睡得很沉。

胡杰见卢韦毫无回应,紧接着又把自己的鼻子揪了下来,像捏橡皮似地用力捏在手里,血顺着指隙滴落:”盖我的被子吧!”

“好!好!我盖!”卢韦担心自己要是再不答应,胡杰接下来就该摘脑袋了。

胡杰的嘴巴张开,血流了进去。他嘴唇动了动,没有声音,但是卢韦看懂了,他在说”谢谢”。许久,胡杰像僵尸一样走回他的床边,躺下,轻轻盖好被子,闭上眼睛开始睡觉。

卢韦则坐在铺上哆嗦了半天,最后迷迷糊糊地也躺下了。

第二天醒来,卢韦直接蹦起来去掀胡杰的被子,被子下却空空的,不见胡杰的人影。

“别找了,那小子昨晚彻夜未归,肯定又去包夜了。”床上的章瀚伸了个懒腰说道。

赵季撑起半个身子:”胡说!人昨晚回来了。回来一句话没说,直接就睡了。现在估计是起了个大早出去买早饭了。”

“他明明没回来!”

“回了!”

望着两人争执不下,卢韦感觉自己一头乱麻。昨晚的事应该只是个梦吧,他看了看胡杰的被子,却有一股寒意袭上心头。

无人认领的被子

外头风正紧,气温到了零下,冻得刺骨。

胡杰还是没有回来。晚上,卢韦看着胡杰空床上的那条被子,心里挣扎着,天这么冷,要不要把它抱过来盖。可是昨晚的怪梦还是让他有所顾忌。正在他挣扎的当儿,赵季一溜烟把那被子抱到了自己床上,嘴里嘟囔着:”冻死了,冻死了!”

得!甭挣扎了,睡吧。卢韦扫兴地躺下了。天亮,赵季的一阵炫耀声把他吵醒了:”你们是不知道哇!这被子又轻又暖的,盖着可舒服了。”

章瀚”切”了一声:”得瑟个啥,又不是你的。”

赵季高声回道:”那也不是胡杰的。这被子是他捡来的,他要是回来,咱以后轮着盖呗。”

卢韦不信:”这年头还有白捡的被子?”

赵季洋洋得意:”你不知道吧?天晴的时候,会有很多人晒被子。可等天一黑,总会有那么几条被子被扔在外面,无人认领。”

卢韦忽然想起什么似的抬起头问:”咱宿舍最近好像闹耗子了,你们最近夜里有没有听见过吱吱的声音?”

章瀚摇摇头。

赵季回忆了一下:”我一般睡得死,哪听得见这个。”

卢韦点点头,应该是自己多疑了。

几天后,卢韦恰巧从外面回来,赵季正在宿舍里看书。

卢韦上去就把手搭到了他的肩上,想跟他说话。赵季却猛地大叫一声:”不要!”一抬头,他的额角竟然渗出了豆大的汗珠。卢韦有些莫名其妙,讪讪地把手挪开。赵季合上书,满脸不高兴地出去了。

“神经兮兮的。”卢韦埋怨了一句,也没怎么在意。

结果第二天他醒来后,就发现一向睡得很死的赵季失踪了,赵季的东西都在原来的位置好好放着,手机也开着机,只是人不见了,和胡杰不见时的情形一模一样。

卢韦沿着赵季的床来回走,但找不到任何蛛丝马迹。考虑一阵后,卢韦决定把那条被子继续晒出去,看会不会有人抱走。为此,他请了病假,装病留在宿舍观察。

可是一整天过去了,被子依旧无人认领。

1 2 3

页面载入中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