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章正文

不被理解的爱情实在是太累了

来源:网络     16 views

不被理解的感情真的太累了。

几个姐妹一起在感慨,其实已经很久没有在另一半面前展露负面的情绪了。

其中一个,落魄地在群里发,说自己的前任和现任,都属于那种不会「哄」女孩儿的人,倒是自己拒绝过的一个,在她发朋友圈后仔仔细细言语关照,“果然得不到的才最上心”。

凌晨在姐妹群里讲,我猜得到她很难过。

我说,有一次去吃海底捞,情绪不好,眼泪一簇一簇地掉,服务员小哥看见了过后递给我一个袋子,上面歪歪扭扭地写着 “不要哭,小仙女!”,回家后打开,里面有零食和… 小玩具。

小玩具鲜明圆钝,看到它的那个瞬间我突然有些崩溃了,被最柔软的东西戳中,毫无攻击性,心却化成一滩泥。

因为我想起来,已经好久没被人当小朋友对待了,多数时候,其实连肆无忌惮地哭,也是不敢的。

但到最后,我为什么情绪不好,又是如何短暂修复了自己,也没有别的人知道。

而且我从没想过要跟什么异性去说。

一个残忍的事实是,男生的情绪触头天生更粗糙一些,女孩儿的伤心他们很多都理解不了,但还想表现好的时候,就装作懂得地安抚一下。

其实,在他们心里,这就是完成一种任务。

人和人之间是很难有真正的共情的,越来越这么觉得。

我在比较小的年纪积攒名气,也在比较小的年纪迎来转型危机,去年深秋的一个夜晚,脑袋混沌翻来覆去,怎么也睡不着,问男朋友有没有年龄危机。

比我还年长的他斩钉截铁地回答我:没有啊。

一下千言万语化作无物,原本饱满的表达欲像关在塑料袋里的空气,被人一脚踩散。

人和人之间哪里有真正的懂得,哪怕是同床不异梦的伴侣。

青春期的时候,我因为自己的外表自卑,觉得自己怎样都不如别人。

那个时候我有一种奇怪的情愫,我想得到好看的男孩子的欣赏和鼓励,我觉得这样我或许可以拾起一些自信。

但是取悦另一个人终究是难的,多年以后我摆脱这种不自信,还是因为自己实打实写了一些字,给相隔屏幕的陌生的人们带去了一点意义。

我试图被 “喜欢” 拯救,这件事没有发生,最后还是自救。

朋友创业遇挫,失眠到凌晨三点,到了一天之中最脆弱的时候,她拿起手机跟前任打招呼。前任还真跟她聊了一会儿,然后问她为什么找他,她说,没什么,就是无聊啊。

第二天她醒来,突然非常讨厌自己,怎么就能找不合适的人做情感寄托。

而且,她感觉得到前任还有些放不下,她本来不想给他任何希望的。

她觉得脆弱坏了自己的事,但是脆弱袭来的时候人就是会拼命想抓住能抓住的一切东西。 可这么做了过后,人又被自己的低自制力和愧疚感拷问。

其实一直以来,我们都只有自己啊。 这么久了都是,我们自己伤,伤了自己好,旁人问起伤疤我们能一笑置之,当初撕皮舔血,痛得真切,后来红尘滚滚,时间让它成为,不必再说。 但怎么讲,小时候没人告诉我们,即使不是孤身一人,即使有一个人真正地爱你,也需要面对这样直接的窘境。

人心隔肚皮,不是说怎么着都会被算计,而是,相互理解着实有限啊。 成年人买车,遇到大事儿就在车上哭一哭,趴在方向盘上,在停车场留一会儿,回家过后需要交代一张平静无恙的脸,去安然地填补这一天。所有伤心就让这辆车知道,不要有另外一个人。

十六七岁的时候,失个恋大费周章叫上一圈朋友,请他们想办法烘干你的眼泪,长大后你失业过气被戏弄被骗钱,也不敢彻头彻尾在另一半面前哭。你想,你自己应该承担的也不要让另一半知道,“他没义务,他也不容易”。 我知道这没什么不对啊,就是真的很怀念年轻的时候,烦恼都是虚的,没有实际的份量,但你还敢打电话给暧昧对象连夜地讲,对方也愿意一句一句地听,不会突然一句,“关我什么事啊”。我们当时热热闹闹围拢在一起,觉得什么都关彼此的事,都关自己的事。

可能是因为那时候没有遇见过真正的难,也可能是那个时候,我们尚且对亲密关系很有耐心。 人长大了就不可避免地成了自利动物,交心被人背叛,倾诉被人推远,渐渐便也熟练于给自己的烦恼画圈,自己解决了。

某种意义上来讲这是很好的,就是偶尔也会觉得,有时候我可真想毫无顾忌地趴在谁的肩头大哭一场啊。 这一切都太难了。

页面载入中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