双向的奔赴才有意义

哲理故事

73

我这几年的一个明显感受:不被爱往往会激发出一个人最差劲的一面。 几年前看《无问西东》,一个老师的妻子是全片最悲剧的人物。

处在无止境的冷暴力婚姻中的她,想尽所有办法在要回以前的爱。 满心讨好地打扮自己。跟丈夫说的每句话,都想勾起他的情意。

怀疑丈夫跟年轻的女学生有特殊关系(其实没有),跑去学校大闹。那个时候是个十足的泼妇,毫无体面可言。 屏幕前我会觉得,我如果是丈夫,我也会受不了。对她的厌恶会随着她对我的爱的渴求一同上升。

…… 她悲剧到底,拿生命做最后的报复。

而她在那段婚姻里姿态那么难看,仿佛是因为,正常的方法没有用了,只能极端。如果撒个娇就能被爱,谁还会做作地大闹呢?她就连大闹都不能得到丈夫的反馈,这些压迫着她的神经,让她的所作所为愈发诡异。

这让我想起,当初喜欢的人突然对我失联时,我发了好几条很长的短信过去询问原由,言辞很激烈。而对年轻男生来讲,他们会想,这个人太可怕了,我只是前几天随便跟她聊聊,今天她怎么这样了。

这种事情比古早日记流出更让后来的我难堪,后来的我算是年少成名,深知个人形象的重量,跟最要好的朋友讲话都斟词酌句。

可是当初我把那么潦倒的无章法的自己展现给了别人。 我恨的不是被爱或不被爱,我恨的是不被爱时的自己太不像正常的自己了。

你总会说遍千言万语,你总会想尽所有办法。 你本来想试着保持体面,后来觉得算了,不试了,虽然样子很难看,但我就要把这股墙冲破。

灰姑娘的故事里,作为主角的灰姑娘轻轻松松地穿进王子送来的鞋,恰当得严丝合缝,就像穿自己穿了许久的鞋一样。

而故事里的姐姐们 —— 被设置为讨人厌的一方,她们为了穿进鞋子把脚都削掉一块,模样吃力得可怕,仍然跟鞋子不匹配。

跟灰姑娘一对比,那当然值得被嘲笑。 但不从童话的角度去看,就会觉得很多人在感情里是 “姐姐” 这样的角色,总是在努力配上一双本就不适合自己的鞋。

直到有一天,比如在一个顿悟的清晨,大脑脱离出那段感情,你会意识到那个时候狰狞地争取爱的自己,实在是很陌生。不像自己,像一个从未听闻过的,弱小奇怪又固执的人。

不被爱本身也没什么,但它会让你走向最坏的那个版本的自己。你的自我融进了那种爱意里,于是游离得面目全非。

只有被爱才能激发人身上很好的一面。

看《隐秘的角落》,有人说朱朝阳的绝情是天生的,我却觉得,朱朝阳明明是一个再多一点爱也能好好成长的孩子。

他一开始看到张东升山顶推人的画面,立刻就报警了。

他被同父异母的妹妹欺负,决定沉默着不要告诉大人,“怕被觉得不懂事”。

他被爸爸叫去吃甜品时,那种一开始的笑是真实而且阳光的,那是他本来可以保持的样子。

爱和爱是正向相吸,结合后又会有更大的力量。所有良性的亲密关系都是如此,因为你对我好,我更觉得我要变好,而且,我也会格外珍惜。

被爱意流放的人,总是容易被孤独感吞噬接管。

所以,放任自己在不被爱的关系里继续停留的人,也在相当程度上放弃了自我。 一个更年长的朋友问我,大力,为什么你年纪这么小就做成了很多人做不到的事情?你出书,你跟受认可的平台合作,你被越来越多人喜欢。我想了想说,可能是因为我一直在往前跑,19 岁过后 —— 在很容易恋爱脑的年纪,当我遇到不被爱的关系时,我能随时提醒自己,不要被它消耗耽搁。就算对方我全心爱慕着,就算我的确感到破碎。

我知道这种不健康的关系毫无意义,不但不能让我成长,还会让我退步。

不是不需要爱情,是需要能让自己受到正向感召的爱情。

我不能接受爱着一个人却觉得自己的天空比从前更灰暗。爱应该有温润的荣光,是两个灵魂的扶持与陪伴。

爱,是双向的善。

页面载入中...